1. <li id="oxmk7"><ruby id="oxmk7"></ruby></li>
    <acronym id="oxmk7"><strong id="oxmk7"></strong></acronym>

      <track id="oxmk7"></track>
      <track id="oxmk7"></track>
      1. 中國學習型城市建設十年:歷程、特點與規律性

        中國學習型城市建設十年:歷程、特點與規律性


        來源:《開放教育研究》 文章作者:張永等 點擊數:

         

          內容提要:本文從闡述近十年來我國建設學習型城市的歷程及其階段入手,分析了我國學習型城市的基本特點和基本規律性。文章首先將歷程分為準備起步階段、積極探索階段和發展提升階段,然后從運行機制、推進策略、重點建設和保障措施的角度分析了其基本特點;最后探討了其基本規律性。文章認為:學習型城市發展取決于知識經濟發展水平,取決于城市社會活力的激發,受制于現代化城市發展進程和水平,以及受特定的地域空間所制約。

          關 鍵 詞:學習型城市 歷程 規律性

          作者簡介:葉忠海,華東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教授,中國成人教育協會學術委員會主任(846621515@qq.com);張永,華東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教育學博士;馬麗華,華東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講師,教育學博士。

          任何事物的發展均離不開一定的時空條件。其發展總是導因并受制于特定的時空環境,并打上該時空的印記。學習型城市的提出和建設也不例外,深深植根于當代中國社會歷史背景之中,同社會歷史背景的變化發展有本質的聯系。2002年,中國政府提出建設學習型社會,是中國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迫切要求。十余年來,中國學習型城市建設的發展,始終以教育強國戰略的實施、創新型國家的建設、和諧社會的推進、邁向中華民族復興作為總背景、總動力、總條件。中國改革開放、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為學習型城市發展提供了肥沃土壤和良好環境。

          一、歷程和階段

          縱觀中國提出和建設學習型城市的10余年歷程,若以對學習型城市建設產生直接的重大影響的歷史事件:2002年11月黨的十六大正式提出建設學習型社會和2010年7月頒布《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為依據,可將我國建設學習型城市大體分為準備起步、積極探索、發展提升三個階段。

          (一)準備起步階段(1990年代—2002年)

          1990年代,人類已步入知識經濟時代,“知本”逐漸成為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的第一要素。面對知識經濟帶來的機遇和挑戰,終身教育和終身學習成為這一階段教育領域關注的焦點。對此,中國也是如此,學習型城市建設處于準備起步階段。

          1.理論準備。受國際終身學習思潮的影響,1990年代,我國有些學者開始涉足這一領域,涌現出了一批學術研究成果。但對學習型城市的探討很少,主要集中在終身教育和終身學習的理論探討上。本世紀初,有關學習型社會、學習型城市研究明顯增多,代表性課題有:郝克明主持的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點項目:“構建學習型社會和終身學習體系的研究”(2001);葉忠海主持的上海市哲學社會科學重點課題:“上海市創建終身教育體系和學習型城市研究”(2001);厲以賢主持的全國教育科學教育部重點課題:“學習型社區和學習型組織的理論與實驗研究”(2001)等。

          2.政策準備。1990年代以來,我國頒布了一系列涉及終身教育和終身學習的相關法律、法規及政策。如《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法》(1995)、《面向21世紀教育振興行動計劃》(1999),其中都提出要逐步“建立和完善終身教育體系”。到本世紀初,時任黨的總書記、國家主席的江澤民在亞太經合組織(APEC)人力資源高峰會議上率先提出“構筑終身教育體系,創建學習型社會”(2000)。接著,2002年11月,黨的十六大報告在論述實現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宏偉目標中提出了“形成全民學習、終身學習的學習型社會,促進人的全面發展”,這是在黨中央的正式文件中首次提出建設學習型社會。之后,全黨全社會掀起了建設以城市空間形態為特征的學習型城市的熱潮。

          3.實踐準備。在理論研究和政策頒布的基礎上,各地開始嘗試開展學習型城市建設活動。上海市(1999)、北京市(2001)、大連市(2001)、常州市(2001)和南京市(2002)率先提出建設學習型城市,拉開了我國建設學習型城市的序幕。這些城市的地方政策中,闡述了學習型城市的內涵、建設的必要性、建設學習型城市的目標、任務、內容和措施等。

          總之,在這一階段,我國在建設學習型城市相關理論研究方面剛剛起步,在政策層面提出了構建學習型社會和終身教育體系,在實踐層面啟動了建設學習型城市的步伐。這些都為我國今后發展學習型城市建設作了一定的準備。

          (二)積極探索階段(2003年—2010年)

          以黨的十六大提出建設學習型社會為標志,中國學習型城市建設進入了新階段。該階段是我國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關鍵時期,也是推進學習型城市建設的積極探索時期。

          1.理論探索。這一時期,有關學習型城市建設的理論研究有了新的探索,涌現出一批相關研究成果,并有成為理論界研究熱點的趨勢。其中,代表性成果有:《創建中國特色的學習型社會》(張聲雄等,2003)、《創建學習型城市的理論和實踐》(葉忠海,2005)、《跨進學習社會——建設終身學習體系和學習型社會的研究》(郝克明,2006)、《建設學習型城市》(馬仲良、吳曉川,2008)、《學無止境,構建學習型社會研究》(顧明遠、石中英,2010)、《學習型社會建設的理論與實踐》(學習型社會建設課題組,2010)等。

          2.政策頒布。這一階段國家相繼發布了一系列相關政策文件,明確提出了建設學習型社會和學習型城市。如經國務院批準的《2003-2007年教育振興行動計劃》(2004)、國務院批轉的教育部《國家教育事業發展“十一五”規劃綱要》(2007)、黨的十七大報告(2007)等。之后的《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2010)中再次強調“廣泛開展城鄉社區教育、加快各類學習型組織建設,基本形成全民學習、終身學習的學習型社會”,并把“基本形成學習型社會”作為我國教育未來10年的三大戰略目標。

          3.實踐探索。在上述理論探索和政策頒布的基礎上,在率先創建學習型城市的引領下,重慶、武漢、杭州、常州、南京、太原、青島、珠海、昆山等很多城市,相繼提出了建設學習型城市的目標,以很大的熱情探索中國特色的學習型城市創建之路。一場聲勢浩大的學習型城市建設活動,從東部沿海地區向中西部地區逐步擴展和延伸。

          總之,這一階段,相關理論研究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在政策層上,不僅中央多次強調開展學習型城市的創建,而且為創建城市先后出臺了一系列政策;在實踐層面上,通過對學習型城市及其學習型企業和學習型社區的探索,推動了學習型社會的發展。

          (三)發展提升階段(2011年至今)

          隨著終身教育和學習型社會建設的理念不斷深入人心,以國家教育規劃綱要頒布為標志,以我國實施“十二五”規劃為起始,特別是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提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后,中國學習型城市建設正在快速發展邁上新的臺階。

          1.理論提升。2011年后,我國終身教育界通過紀實性素材的個案研究、實務探討深入展開。個案研究的發展,不僅有助于各城市間進行經驗分享與標桿學習,也使學習型城市建設的相關理論得到進一步提升,如《學習,讓城市更精彩 蘇州創建學習型城市紀實》(朱永新,2011)、《學習型社會建設研究與探索》(葉忠海,2013)等。特別是近年來,終身教育學界通過學習型城市與實現中國夢的內在關系的思考與研究,將學習型城市建設的意涵、戰略意義等問題的認知提高到新境界:學習型城市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基石”。

          2.政策提升。2011年的“十二五”規劃中進一步強調了學習型城市建設。之后,2012年黨的十八大報告,特別是習近平總書記在第十二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上講話,號召全體中華兒女同心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將學習型城市的建設提升到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高度。

          3.實踐提升。在實現“中國夢”的指引下,在中國道路、中國精神、中國力量的激勵下,各地對建設學習型城市不僅充滿著信心和決心,而且根據自身的政治、經濟、文化與社會實際,因地制宜,學習型城市建設呈現多元目標和模式,顯示出學習型城市建設的區域特色。

          總之,這一階段雖然只有兩年多的時間,但無論是理論上、政策上還是實踐上,推進學習型城市建設均緊緊與新時代的中國歷史使命相聯系,學習型城市建設有了進一步的發展提升。

          二、基本特點

          (一)運行機制:雙推動機制

          我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接受終身教育服務的人數最多。在學習型城市建設過程中,為民執政的黨和政府應發揮主導作用,盡力推動,充分發揮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優勢。我國又是發展中國家,經濟基礎仍較薄弱,黨和政府的投入仍有限。更何況,正如前述,學習型城市建設是一項復雜的社會系統工程,必須調動社會各方的積極性,堅持以黨政為主導,政府推動與社會推動相結合的運行機制。

          在我國,創建學習型城市的成功實踐表明:1.創建學習型城市需要有黨和政府強有力的推動,這是我國建設學習型城市的政治優勢和基本特點;2.需要形成“多力合一”整體性推進的運行機制,即黨政主導力、市場調節力、社會參與力、教育支撐力、基層社區和單位自治力、社會民眾主體力整合成統一的力量,整體性推進學習型城市的構建。

          ——黨政主導力,在構建學習型城市中起著宏觀調節作用。其具體職能是編制規劃、立法和制定政策、統籌協調、經費保障、督查評估等,真正由微觀直接組織學習活動轉向宏觀調控和保障,并調動和整合各方力量參與建設活動。不僅如此,我國學習型政黨和機關的建設,又成為學習型城市建設的“龍頭”,發揮示范標桿作用,強有力地推動學習型城市的建設。

          ——市場調節力,在構建學習型城市中起著基礎性的調節作用。通過市場的內在機制,來調節學習型城市構建中供方與需方的關系,以及調節學習型城市建設與其他社會建設的協調發展。

          ——社會參與力,在參與學習型城市建設中起著助推作用和中介作用。社會力量發動組織起來后,可激發社會創造活力,利用自身的資源優勢,參與學習型城市建設項目和教育培訓項目,發揮助推器作用,加快建設步伐。同時,社會組織還可在政府管理與基層群眾自治之間起中介作用,使兩者有效銜接和良性互動。

          ——教育支撐力,在建設學習型城市中起著教育基地和專業支撐作用。學校教育資源向社會(社區)開放,讓社會民眾共享;特別是高校的開放,讓更多的成人學習者回流到學校接受大專后繼續教育。學校主動與社區溝通,乃至于“學社融合”,支撐學習型社區構建;特別是高校應積極主動地與行業(企業)合作,協助制定崗位規范和培訓標準,以及協助開展專業的課程認定和證書認可工作。教育機構特別是高校,接受政府和行業的委托,組織有關專家學者研究和實施不同類型教育之間的專業溝通、不同層級教育和專業銜接等問題。

          ——基層社區和單位自治力,在建設學習型城市中起著基層社區和單位的自治作用。在創建學習型社區和單位中,基層社區和單位在基層黨組織領導下充分發揮著自我組織、自我教育、自我管理、自我監督、自我服務等作用,為學習型城市建設奠基。

          ——社會民眾主體力,在構建學習型城市中起著不可替代的主體作用。創建學習型城市最終價值取向在于促進城市民眾的全面發展;其建設必須依靠廣大社會民眾,在參與設計、實施、監督、評估等建設全過程中,城市民眾作為主體,充分發揮創造力。

          總之,黨政主導下的“多力合一”整體性推進的運行機制,是學習型城市建設的必需;學習型城市建設的推進,則是黨政主導下多方力量的“合力效應”。

          (二)推進策略:“三種策略”

          基于中國是一個人口眾多、多民族、地理環境相當復雜的國家,區域間、城鄉間發展仍相當不平衡。為了科學有效地建設學習型城市,需要從中國國情出發,采取如下策略。

          1.置入式策略

          從系統論角度來看,推進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是個綜合性建設的母系統,包括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等現代化建設子系統。學習型城市則是現代化城市的一個向度,也是我國現代化建設的子系統。更何況,學習型城市是由工業社會向知識社會轉化發展的產物,是以知識經濟和知識社會為其深厚的生存背景和發展空間。學習型城市的形成,取決于知識產業的發展和社會現代化進程。因此,我們絲毫不能離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這個總背景、總動力、總條件,就教育論教育、就學習論學習,而應置于推動社會主義現代化進程中建設學習型城市,把學習型城市建設同加快社會主義現代化進程、加速社會經濟轉型和發展、迅速提升社會信息化水準、強化構建和諧社會的力度、加大適合社會開放程度和國際化步伐等連接起來。

          2.以東帶西策略

          中國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呈現出明顯的“東高西低”的區域不平衡。這種區域不平衡性,從根本上規定著中國建設學習型城市,必須貫徹以東帶西原則。統籌規劃東、中、西部地區學習型城市的建設;建立以東帶西建設學習型城市的內在機制,如通過西部地區到東部地區掛職、東部地區跟西部地區結對、西部地區到東部地區學習考察等;加大對中西部地區的投入扶持力度;積極探索民族地區學習型城市建設,建立健全區域間統籌兼顧的長效機制。

          3.聯動協作策略

          基于各地建設學習型城市發展的不平衡,為了有效地整體性推進學習型城市建設,創建城市采取了聯動協作策略。該策略是多層次、多形式的。就多層次而言,既有城市間的聯動合作,如成立“全國學習型城市建設聯盟”,各大區域先后成立了“長江三角洲地區”、“環渤海地區”、“珠江三角洲地區”、“西部地區”、“中部地區”、“東三省內蒙古地區”等區域協作組織,推動該地區學習型城市建設和社區教育發展;又有城區內部各種聯動協作,形成公共社區、企業園區、大學校區等多元聯動的終身學習共同體,推進學習型城區建設。

          就多形式而言,聯動協作策略內在運作機制不盡相同,有盟約運作機制、會議協商機制、交流互動機制、項目合作機制、平臺對接機制等。實踐證明,聯動協作策略能有效推進我國學習型城市建設。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無
        ·下一篇文章:世界學習型城市建設的風向標


        欧美操逼逼Av亚洲三级黄_婷婷五月六月综合缴情_香蕉性爱Av黄色午夜影院_超碰这里只有精品
        1. <li id="oxmk7"><ruby id="oxmk7"></ruby></li>
          <acronym id="oxmk7"><strong id="oxmk7"></strong></acronym>

            <track id="oxmk7"></track>
            <track id="oxmk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