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i id="oxmk7"><ruby id="oxmk7"></ruby></li>
    <acronym id="oxmk7"><strong id="oxmk7"></strong></acronym>

      <track id="oxmk7"></track>
      <track id="oxmk7"></track>
      1. 柯領:中國的孩子全部輸在起跑線上

        柯領:中國的孩子全部輸在起跑線上


        來源:中國校園文化建設網 文章作者:柯領 點擊數:

         

         

          “教育的起跑線問題”是一個困擾了中國社會許多年的理論難題與實踐難題。有的說,中國的孩子贏在起跑線上;有的說,中國的孩子輸在起跑線上;也有的說,中國的孩子被搞死在起跑線上。我想,每一種說法都有自己的立場與自己看問題的角度,重要的是不能只停留在經驗的說教層面,而應上升到理論分析的高度來講道理,也就是說,要站得高,才能看得遠。這里,我經過多年的研究以后,從中美教育比較的角度,提出了一套自己的看法。

          一、教育的起跑線在哪里?

          “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的教育理念,恰恰“讓中國的孩子全部輸在起跑線上”。當代中國的教育體系已經成了一種“本末倒置”與“拔苗助長”的教育體系。教育就是訓練身體和陶冶心靈,好的教育應根據“效法自然”的原理,從感覺開始,也就是從身體的感覺與形象的感覺開始,按人的成長進程的順序依次是“軀體— 情感意志—理性靈魂”的內在節奏來按排課程,教育的規律是人在12歲以前主要是“軀體—情感意志”優勢地成長,也就是人格優勢地成長;12 歲以后主要是“理性靈魂”優勢地成長,也就是智能優勢地成長。教育的全過程要以審美教育為中心,貫徹“人格成長第一,智能成長第二,專業學習第三”這樣一種教育思想(要深入理解這一重要結論,請參看我寫的由人民日報出版社2011年1月出版的《追問教育的本質?》一書里的“教育的心理學基礎”這一部分)。以人為本的教育,就應當遵循人的這種自然進程,通過體育、美育、德育、智育、勞育使人得到多方面的和諧的發展。教育要以人為本,要遵循由外而內的“動作把握、形象把握、邏輯把握”的認知成長的建構規律,在教育孩子與學生時,應從動作把握與形象把握開始,說的少一點,要盡量引導兒童去活動、去發現、去探索、去看、去聽、去感覺,通過動作、形象與邏輯的內化來建構智能,而非一味地將枯燥的知識硬塞給兒童。教育的原則和方法是否正確,關鍵在于過程中是否造成兒童一種愉快的興奮,是否引起興趣和愛好,以提高兒童學習的主動性。兒童需要自身發展的空間與時間,當代的兒童在不得不過快成長的壓力下長大,失去了對他們年齡段來說永不再來的、一次性體驗的機會。為兒童按排過度的學習,是摧垮兒童身心的罪魁禍首。我們當今社會的快速度,幾乎不尊重或不理解兒童的需求。因此我們身為教師和家長必須為兒童創造出能充分發揮童年特點的空間和時間。這樣做,到了兒童成年時,大大有助于促進創造性獨立思考、獨立行動能力的形成。

          二、為什么說“中國的孩子全部輸在起跑線上”

          人的成長就象“春、夏、秋、冬”展開的次序一樣,有一個內在的節奏,由于中國的教育體系是從邏輯把握開始的,這就違背了教育的規律,也就是違背了人的內在成長節奏,重視“語文、數學、英語”的超前學習與升學考試的竟爭,忽視了動作把握與形象把握的這兩個階段的奠基性的成長,從一開始就重視理性靈魂的訓練,使得中國的孩子普遍地缺少“春天”,缺少感性春天的玩耍、活動、野性、清新、舒緩、浪漫與原始生命力的勃發,主要是理性的夏日的暴曬、煎熬、辛苦與重復的勞作,到了秋天就多半收獲空殼的果實,從學校畢業后,走到社會上就經受慢長“冬季”的人生煎熬,缺少人文教養與內心的強大和強健的體魄以及解決實際問題的動手能力,從而人格萎縮、有氣無力、偏偏倒倒、東躲西藏、不敢挑戰人生的極限而可憐吧吧地度過這一生,普遍壓抑、情感與理智嚴重地失衡,連一個正常人都不是,哪里還談得上什么創造性的培養與人生浪漫的情調,真是白日作夢。據我對中美教育的觀察與比較,我認為,中國的孩子全部輸在起跑線上。

          中國自古以來,就有死讀書與讀死書的科舉教育的傳統,毛澤東主席曾號召我們“要學工、學農,教育要與生產勞動相結合”,就是想突破中國傳統教育的只重視書本知識的這個瓶頸,可惜走到了文化大革命的極端使教育改革失敗了,F在,我們要再一次重新認識感性教育的重要性,教育是“心腦手合一”的結構,這是教育的普遍規律。當代歐美國家的教育體系是從“心”開始的教育體系,也就是從“軀體—情感意志”開始的,這就自覺與不自覺地順應了教育的普遍規律;而中國當代的教育體系是從“腦”開始的教育體系,也就是從“理性靈魂”開始的,這就嚴重地違背了教育的普遍規律。

          (我認識一個在美國硅谷讀小學一年級的孩子,他們學的數學的加減運算是從具體的形象開始的,象是解應用題,主要用文字來描述,如一個蘋果加兩個蘋果等于幾個蘋果?,五個蘋果減兩個蘋果等于幾個蘋果?,三個蛋糕加四個蛋糕等于幾個蛋糕?孩子們就用手指頭與腳指頭來進行加減運算;他們的《科學》課程很有特色,教材是大開本,圖文并茂,圍繞科學的常識展開,講自然環境、天體行星、日月星辰、植物、動物,與此相對應的作業是,回家用花盆栽小樹苗、栽藩茄、種小麥、養蠶、養小魚等,觀察成長過程并作記錄,學會用文字或繪畫來作科學報告,描述植物與動物的成長過程等;老師每天給孩子們布置的家庭作業為進行20分鐘的閱讀訓練,自己找感興趣的書籍看,任何書籍都可以,每兩個星期寫一次讀書報告。顯然,他們的認知是從動作把握與形象把握開始的,而不是從抽象1+2=?,5-2=?,3+4=?開始的。比較一下,中國的小學一年級是怎樣進行教學的呢?)。

          為此,我們需要從教育模式的角度才能更深入地理解:當代中國的教育模式是以“認知為本”的教育模式,也就是教育的實踐是圍繞“認知導向為中心”展開的,這一思維方式是兩百年前由德國教育家赫爾巴特創立的,赫爾巴特又影響了前蘇聯教育家凱洛夫,凱洛夫的《教育學》在50年代翻譯成中文,成了中國教育的“圣經”。有三個特點,教師中心、教材中心、課堂中心。奇怪的是臺灣也是這樣的教育模式,是20世紀初民國時期從日本人那里學來的。以基礎知識與基本技能為中心,強調灌輸式的死記硬背。而美國的教育模式主要受美國教育家杜威的影響,是一種以“活動為本”的教育模式,也就是教育的實踐圍繞“情感導向為中心”展開的,主要有三個特點,學生中心、活動中心、經驗中心。主張學習與教育要滿足兒童的內在需要,以興趣為中心,反對壓抑學生們想像力與創造力的死記硬背,強調從做中學,強調學生多參加體育活動,要以解決問題為中心多動手做項目,努力培養興趣、體力、觀察力與解決實際問題的各種能力。于是中國的孩子“贏在起點,輸在終點”,美國的孩子“輸在起點,贏在終點。中國與臺灣到現在都還是這樣的教育模式。中國的許多教育專家認為,中國的基礎教育比美國的基礎教育搞得好,因為中國的中學生比美國的中學生,基礎知識與基本技能更扎實,在國際竟賽中,考得更好。這是一個極大的“誤區”。當今,中國的以升學考試為中心的教育體系是一種“本末倒置”與“拔苗助長”的教育體系,側重的是“語文、數學、英語”這三門核心課程的系統訓練,這是一種重知識、重理性、重科學、重智商開發的左腦型教育,在社會生存竟爭的壓力下,以教育人們“學會工作”為目的,缺少自由玩耍與體育,缺少藝術活動的浪漫,缺少勞動與獨立生活能力的塑造,缺少“愛心”與生態世界觀的培養,過早的讓孩子在12歲以前接受太多的知識灌輸與邏輯思維訓練,抑制了形象思維與情商的生長發育,使右腦神經細胞由于缺少外在的形象化物象的刺激而全面萎縮,從而失去了想象力、失去了生命激情與創造性、失去了生活的豐富與生命的盡性。顯然,中國的教育體系過早地耗散了孩子的元氣,是給孩子“放氣”的教育,它的本事就是把活蹦亂跳的孩子變成蔫了吧唧的皮球。

        |<< << < 1 2 3 > >> >>|


        欧美操逼逼Av亚洲三级黄_婷婷五月六月综合缴情_香蕉性爱Av黄色午夜影院_超碰这里只有精品
        1. <li id="oxmk7"><ruby id="oxmk7"></ruby></li>
          <acronym id="oxmk7"><strong id="oxmk7"></strong></acronym>

            <track id="oxmk7"></track>
            <track id="oxmk7"></track>